这里是某ashflow。lofter基本是当作日记本在用,没啥有价值信息。

Oct20,2017. Diwali

这几天庆祝Diwali,早上出门,电梯里都是过来度假的印度裔,见了我们就问“你们从哪儿来呀?”还闲扯几句。

街上全都是灯,一路的灯。节日气氛满满,超幸福TwT

中午和牛津的华人校友跑出去吃早茶,没想到时隔多年还听到了一堆牛津华人的黑料,哈哈哈哈重新刷新了我的三观

晚上去维密找泳装结果店员告诉我没有,在Dubai Mall晃了一大圈还是没买到泳装,最后阴差阳错买了自己想要的液体口红。

回家路上偶遇Zeba,吓我一跳:我说怎么走着走着会有穿黑衣服的Emirati(……敏感词啊,这块总是被屏蔽)跟我打招呼呢??诶原来是熟人TwT!!!然后把今天的购物经历和她一说,被嘲...

……然后今天剑桥小哥又来吃饭了。
晚饭后演变成了我和牛津博士妹纸坐在茶几边各自看着论文,小哥开始放古典音乐,躺在我身后的沙发上睡着了。
流淌的音乐、数学论文和休息室肆意躺下休息的朋友们………ヽ(;▽;)ノ啊啊啊啊又让我怀念牛津了,好怀念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昨天晚餐时间被剑桥小哥、法语系妹子(他疑似女友)和牛津博士妹子拉到一起吃饭聊天。

聊到剑桥和牛津当地上初中高中的小孩子们的问题。我说我碰到的小孩一个个都信心满满说着“我还是申请剑桥吧在牛津呆了太久了”blablabla……呵呵,说得好像你们想去就一定能去似的。

然后牛津博士妹子就笑说我可以回答他们:“等你进来了我们可以继续聊”。

我哈哈哈哈哈哈内心顿时舒爽了不少。

满瓶不响,半瓶哐当。

自省。

顺道我真的好怀念牛津T-T!!!!

……哭成狗……

我要回牛津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迪拜第一周,一些杂七杂八的笔记Ver2——把自己看作一家公司?

ProfitMaximisation策略,细节就不说了,但理论上的最优点是MR=MC(边际效益=边际成本)。

这对于解释我个人的工作好像也是可以契合的:比如,上一份工作我为什么辞职?

假设用我付出的劳动力作为成本,工资是我劳动力的定价。那当我付出一小时的劳动力,得到的效益刚刚好只有一个小时的工资(其他的学习、成长,啥都没有)的时候,这就是整体profit最高的时候了,再继续做下去我反而就逐渐亏了。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。

不过如果按照定价理论来分析,自己的工资应该要求为多少呢?

价格歧视——对于不同的公司要价不同,这点是好的策略。

Price Skimming——刚开始的时候...

迪拜第一周,一些杂七杂八的笔记啦。

Simon Sinek的Ted Talk!值得一看。

其中应该有一个有关经济学的?(要找一下)

还有一个讲“the golden circle",有关于从怎样的思路去sell一个产品/理念/品牌才算是成功(基本就是:从"why"开始讲故事)。

GDP=C+I+G+X-M.

阿联酋(还是迪拜???这个我要质疑一下,虽然问的是UAE,但感觉老师回答的更像是迪拜……)的经济驱动大部分来源于Investment(国外投资很多!)和Government expenditure(阿联酋的国企啊比如EmiratesAirline这种的花费不少),还有就是Consumption...


+ 和我同行的孩子们都太放得开了,觉得自己成为了老年人。

+同寝的UK博士妹子皮肤过敏了,大腿上起了小红点。为了说服酒店给我们准备单独的床单被套就把裙子撩了一把,拉得老高了,客房服务的印巴裔小哥大惊失色。

+我内心OMG+哈哈哈哈哈,妹纸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住在一个保守国家……对面小哥脸都要绿了!!绿了!!

+其他寝室的娃儿们玩游戏。一圈人喝醉了(多亏某同学开车穿越大半个城市才买到酒),开始各种大尺度自曝,吓得一个有工作经验的中国妹子说“我不该听你们说这些的,呃我走了”。

+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出了眼泪。年轻人,too much information啊!!!

+唉相比之下我真是保守的老人家………………

17.09.01

………

在Theatre和Gym呆了一天,终于第一次打了壁球,全靠隔壁的剑桥小哥教我ಠ_ಠ。
教一个入门级的人真是太不好意思了,难为你了小哥。

剑桥小哥总是会惹跟我同宿舍的牛津博士妹子生气。
(虽然听起来好像有戏的样子但是不,博士妹子已经有男朋友了哈哈哈哈哈。)

因为小哥非常喜欢和别人有亲密的肢体或目光接触,完全下意识的那种。
一开始我也很不习惯(每次跟他说话都要移开目光免得被全程直视)。但从某个时刻开始觉得小哥是Gay,所以突然就很自然地接受了一些接触(只要不触犯到公共场合的交往礼仪/法律那我都是接受的,至于牵手啊拥抱啊就免了)。


但同样来自牛津的博士妹子就不同了,对于他的各种接触都是很排斥的ಠ_ಠ。...

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和你站在同一高度。

正式拿到迪拜的offer!!!!

每一次迎接新生活的时候我都无比开心。

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听Olly Murs的Up;恰巧是在牛津每次穿过Christ Church Meadow走去学院自习的时候听的歌。在牛津有我最愉快的记忆,以至于后面再听到当时听的歌,内心泛起的感觉都是甜蜜的幸福感。

如今的体验,又给这首歌增添了新的意义。

感谢生活,真的带给我太多太多幸福的感受。

生命是一场远行。

文题也许不符。

经过了两个月的折腾,接到两个Offer、拒绝、再面试、再接Offer;到今天,未来一年的方向总算是有了眉目。

明年大概会在迪拜待一年;之后是会回牛津还是回国?我想着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有人问我,在有前景的行业做着事,跳槽拿着高额的薪资,名利双收,为何不继续下去?怎么不稳妥地留在国内,按照现在的方向一步步走下去?非要到中东去,经历不一样的文化的洗礼,在异国感受人在异乡的孤独?

如果一定要在这两者中选择,我总觉得自己还是会选择出去的;就是因为按部就班的路没风险,才没有新意啊。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,不是吗?

我早就考虑好,就算错失了去迪拜的机会,我也不会在原路上继续走下去。我想在画室泡几个月,想...

1 / 4

© Illusory Intimacy | Powered by LOFTER